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玲珑孽缘】【第25-27章】【作者:rking】

https://www.xingba2017.com/?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465|回复: 0

[转帖] 【玲珑孽缘】【第25-27章】【作者:rking】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10

424

主题

428

帖子

1247

积分

Level 10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247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21-5-4 22: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廿五章:欲语忘言

  姐姐的眼神充满着恐怖和绝望!成进心下一凉:“姐姐认出我来了!姐姐认出我来了!”但姐姐猛力挣扎的同时,阴道的肉壁更加剧烈地磨擦着他的肉棒。

  成进脑里一片混乱,下身机械地抽插着,脸上火烫不止。

  赵昆化喝道:“老实点!”手指骤加力度,将嫣儿一对圆鼓鼓的乳房抓得变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肉棒退到菊花口,一下猛捅而入。嫣儿痛得冷汗直冒,哀号一声,不再挣扎,只是直盯着成进的脸,眼眶渐渐潮湿,红了起来。

  成进顿感无地自容,姐姐深深的伤心和绝望打击着他的心扉。她后面的赵昆化正狞笑着奸淫着姐姐的后庭,而自己……成进不敢再想,也不敢正视姐姐的目光,只觉全身已经麻木了,连肉棒也感受不到激情,只是做着一下一下的机械动作,在姐姐的肉洞里出入。

  赵昆化显然还没有察觉到变化,犹自淫笑着奸着嫣儿的屁眼,双手大力地揉捏着嫣儿的乳房。忽然道:“嫣奴,给人玩得爽不爽啊?嘿嘿!”

  成进心中一震,红着眼瞧向姐姐的脸,下身的抽插慢了下来。见嫣儿骤然间粉脸涨红,小口嚅嚅出不了声。虽是刚才已说过的话,但一知面前正在奸淫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兄弟,这么下贱的话却怎么说得出口?

  成进心知到了紧要关头,要是姐姐不一小心说错了话、表错了情,那就大事去矣。却见嫣儿脸色一片哀怨,两股清流自她的眼中缓缓流下,终于咬了咬牙,轻声道:“嫣奴好爽……”

  赵昆化将肉棒深深插入嫣儿的屁眼,猛揉她的乳房,喘了一口气,笑问道:“为什么爽?前面爽还是后面爽?嘿嘿!”

  成进难堪之极,偷偷瞥了姐姐一眼,肉棒在姐姐的阴户中停了下来。只见嫣儿脸色涨红,眼光一撞到成进双眼,荡了开去。闭上眼睛,说:“嫣奴……是最贱的淫奴,给人插洞洞就会爽……”淫语中混杂着抽泣之音,更令成进心酸。

  赵昆化肉棒抽插几下,道:“你是最贱的吗?你贱还是玲婊子贱?”嫣儿哭了出来,咬着牙泣声道:“嫣奴最贱的……”

  成进脸色古怪之极,默不作声,肉棒轻轻在姐姐的小穴中抽动。姐姐颤抖的身躯一边激发着他的淫欲,一边刺激着他的心。不可名状的巨大快感明明骚扰着他全身每一个细胞,但他却一点也不感到舒服。

  猛然间,他想到动物的交配。“我……我这个样子有什么区别?”他做过的坏事不计其数,但这一次,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负罪感。

  耳边娇喘连连,成进骤感肉棒上一热,知道姐姐已泄了身了。她迷朦的眼神正幽幽地看着成进,是欢愉还是责怨?

  成进突然暴哼一声,将姐姐跨在茶上的腿扛到肩头,肉棒一下一下猛烈抽插起来,直奸着嫣儿“啊啊”连声,语不成音。

  “反正不做也做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最多……最多报仇之后,我……我……我自刎以谢姐姐便了!”心下一横,便肆无忌惮起来。

  姐姐紧窄的肉壁好像正在颤抖着,成进只觉肉棒和姐姐的阴道中每一点的接触都震触着他的心脉,激发着他的兽性。成进吼了一声,他丹田间翻滚着的浆液终于破关而出,带着他心口一股不可名状的郁闷之气,“啪啪啪”地尽数发泄进姐姐的子宫里面。

  成进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只觉身体累极,四肢无力,颓然坐回到椅子上。姐姐仍然给赵昆化抓在怀里,她一对美丽的乳房上有一对淫爪在不停地肆虐,她的后庭仍然被那根丑物在占有着,她的小穴……她的小穴中正流出一股奶白色的液体,是我的!是我的……

  成进身心废惫,闭上了眼睛,耳边不停地传来赵昆化粗重的喘气声和姐姐迷人的嘤声淫语。

  迷迷糊糊过了好半晌,才觉赵昆化在叫他:“臭小子这么没用啊,这样就把你累趴下了?我说过这贱人好厉害的,嘿嘿,怎么样?”

  成进张开眼睛,强笑道:“是很厉害……我……我还从没这么冲动过呢!”

  见姐姐俯趴在地上,身体仍在微微颤抖,她屁眼还没有合上,里面不停地涌出精液,将胯下的红地毯弄湿了一大片。而赵昆化志得意满地坐在床边,阿茵正在用她的小嘴给他清理肉棒,光溜溜的屁股一扭一扭的。

  赵昆化在阿茵的下阴摸了一把,笑道:“你也湿成这样啦?哈哈,没肉棒的安慰受不了吧?是不是要少主人干你啊?”阿茵口里含着肉棒,“嗯嗯”连声。

  成进干笑一声,道:“呃……这个……我想今晚就留在这里,行不行?”

  赵昆化“嗤”的一笑,见他眼睛一直不离开嫣儿的胴体。道:“我说过你是少主人了嘛,有什么不行?这里的其他女人有空再帮你慢慢引见,你猴急的话也可以叫阿茵带你去。嘿嘿!嫣奴还没把你榨干啊?小心点啊,身体要紧!哈哈哈……”

  示意阿茵停下,穿着衣服,道:“这间是阿茵的房。阿茵,带少主人到嫣奴的房去!”

  阿茵笑着应了一声,俯身收拾起地上成进的衣服,牵着嫣儿便走。嫣儿爬在她身后,回头看了成进一眼,脸上又是一红,轻声道:“请少主人跟嫣奴来。”

  成进脸上也是一红,默默跟着姐姐走出房去,耳边只传来赵昆化得意的淫笑声。

  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是一些紧闭的房间,有的房中还传来女人的呻吟声,该当就是赵昆化藏娇之处。成进眼看眼前一走一爬两具美艳的肉体,心里七上八下。总算逃脱了赵昆化的监视,不禁大松了一口气。

  不多时转入一间房中,这房比刚才阿茵的那一间还要大,只是布置远没那么精致,十分简陋。房中触目到处都是铁链和绳索之类的东西,显然是虐待嫣儿用的,成进心中又是一阵难过。

  阿茵笑道:“要不要我陪着,少主人?”眼睛直勾勾地盯在成进脸上。成进道:“不用了。”见姐姐趴在地上不敢动弹。阿茵扯一扯绳子,在嫣儿屁股上踢了一脚,道:“好好服侍少主人,知道吗?”对成进又是一笑,出房而去,关上房门。

  嫣儿转过身来,眼睛幽幽地看着成进。突然“啊”的一声,抱膝坐在地上,双手掩着身上羞处。成进不知如何开口,默默坐在椅子上。姐弟二人裸体相对,都是尴尬之极。

  过了好半晌,嫣儿才低声道:“你……你真的是小进吗?”

  成进缓缓点了点头:“姐姐……我……我……”

  嫣儿“哇”的一声大哭,双手猛捶地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成进走上前去,手搭在姐姐肩头:“姐姐……”

  嫣儿甩开他的手:“不要碰我!你……你……认贼作父!连亲姐姐也……哇!”大哭不止。

  成进急道:“我……我是为了报仇啊!”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的苦心经历说出来,最后道:“我也不想的啊,可是刚才我不能让赵老贼疑心啊……姐姐你原谅我……”也不禁轻泣起来。

  嫣儿哭声渐止,过了好一会儿,轻泣道:“我不怪你。我算得了什么?我已经是一个最下贱的婊子了,可为什么要你背上乱伦的罪过?”

  成进拳头紧握,恨恨说道:“我不怕罪过!只要能将赵老贼剔骨剜心,我什么都不怕!”

  嫣儿又是一声大哭,扑在成进的怀里:“姐姐没用!姐姐没用!我……我一直听任那老贼百般污辱,我对不起慕容家的英名啊!”

  成进轻抚姐姐后背,深知姐姐要是稍有反抗,所受到的折辱只有更大。慰声道:“只要姐姐人还在,其它的算得了什么呢?姐姐你再忍一下,我很快就能救你出来了!我……我刚才真的好怕你当场认了我啊……”

  嫣儿道:“我怎么会呢?你姐姐怎么会那么笨呢?我一看清你的脸,就……还有你臂上的痣。我……我只是好羞啊……我……我……只要你能保全下来,我还顾忌什么呢?比刚才再大的羞辱我也要撑下来啊,我……我刚才就盼着你说的这几句话啊!”

  成进心中一酸,紧紧搂住姐姐,姐弟相拥而泣。

  第廿六章:情难自制

  良久良久,二人泣声渐止。嫣儿骤然醒觉两人都是赤身裸体,“啊”的一声轻呼,躲开成进的怀抱,退到床边。望了成进一眼,从床上拉下一张被单围到身上,双颊赤红,低着头默然不语。成进颓然坐在地上,拾起阿茵丢在地上的自己的衣裳,将上衣盖在下腹,也是低头不语。

  默默过了好一会儿,嫣儿慢慢坐到床上,抱膝缩作一团,十分难为情。成进轻叹一声,将一件上衣捂在身前,也坐到床边,道:“姐姐……”

  嫣儿没有看他,只是默默坐着,好半晌,轻道:“你……你这些年跟着那老贼,是不是也做了很多坏事?”成进一怔,料不到姐姐会如此质问,一时语塞。

  嫣儿见他不语,叹道:“我就知道的,我能看出来,不然你怎么能爬到这个位子……你……刚才你知道我是你亲姐姐都这么对我,要是换了别人,我……我真不敢想像你会是什么样子。”

  成进支吾应道:“我……我……我要报仇,我顾不了那许多了!”嫣儿轻泣道:“我不是怪你,我也没资格说你的。可是……可是慕容世家世代侠义为先,但、但现在我是这样,你又是这样……”轻轻抽泣。

  成进突然听到“侠义”二字,真觉恍如隔世,涨红了脸,父母的教诲一一涌上心头,回想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禁满头大汗。

  突然成进头一抬,沉声道:“我……我连最无耻的事都做了,我还能做什么大侠?”

  嫣儿脸上一红,知道他所谓“最无耻的事”指的是什么。

  又听成进道:“我要接近赵老贼,就要做一个真正的坏人!我是坏人!嘿嘿,只要能报仇,我不怕什么报应!等我报了仇之后,再去十八层地狱还清我今世的冤孽吧!”

  显然心意已决。

  嫣儿心中一惊,成进的笑声中充满着奸邪的的狞笑,他,他……他真的已经变成这样了。心中一酸,不知如何是何,难道劝他不要报仇吗?还是眼睛睛地看着这个自幼疼爱的弟弟走上不归路?哭道:“你又何苦呢?”

  一片静寂。

  嫣儿心中一片混乱,呆呆的也不知坐了多久,耳边的呼吸声渐渐沉重起来。

  忽听成进道:“姐姐,你真的好美……”嫣儿脸上一红,双手一抓围在身上的被单,看了成进一眼。

  只见他的眼神在自己半裸的身体了不住打转,那眼神……那眼神……和赵老贼平常看她的又有什么异样?

  嫣儿心中砰砰直跳,身子不禁轻挪一挪,她看见弟弟遮盖着下腹部的衣裳间有一块突起!

  弟弟的手摸上了她的肩头,嫣儿一甩肩:“不行!”成进手一颤,凝住不动了,长叹一声,收了回去。喃喃道:“其实……其实……第一次也做过了,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嫣儿低头轻声道:“不行!那一次是没办法……不能一错再错!小进……”

  盈盈的泪眼停在成进的脸上。

  成进脸色有些发青,沉吟半晌,咬牙道:“反正……反正……我已经是禽兽不如了,再多一次也增加不了我的罪孽,一次和一百次有什么分别!”突然扑到嫣儿身上,朝她的嘴唇直吻下去。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重重打在脸上。成进身子一顿,停住不动,神色古怪之极。嫣儿哭着轻抚他的脸颊,道:“你不要这样啊……小进……姐姐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了,姐姐没有什么所谓。可不是姐姐不肯给你,真的是不行啊!”

  不料这句话却激起了他的兽性,成进一下重重地压到她的身子上,在她脸上乱吻,道:“姐姐,你没有所谓就行了,我也不怕再多做一件坏事,不管它有多坏……”嫣儿伸手在他身上乱捶,成进只如不觉。

  “姐姐你这么漂亮,却只给那帮混蛋糟蹋,不如给自己人吧……”他这一下心中剧烈交战,终于决心要坏到底,心神疲惫之极,连神智也有点模糊了,说话更无顾忌。

  嫣儿听他的话越发无耻,羞不可抑,但却推不开他的身子。嘴唇上一暖,已给他的口贴上,一根舌头从她微张的小嘴中硬钻进去,接着身上一凉,被单给拉走,一只大手已捂上了她的乳房,轻轻地揉了起来。嫣儿心中一荡,“哦哦”连声,挣扎的力度慢慢轻了下来。

  成进轻轻揉搓着姐姐一对美丽的乳房,乳头上的小铃铛响个不停。嫣儿的小嘴给堵上了,双手只是微微地抵抗着,乳房上传来一阵趐麻的暖意,下体渐渐酸痒起来。嫣儿知道她已经无法抗拒了,她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变成一个淫妇了。

  成进的肉棒缓缓钻入姐姐的阴户之中,里面的湿滑程度显然令他吃惊。嫣儿轻喘起来,她仅存的一点理智,表现在她的双手继续贴在成进的胸前,做着仍然在推开他的姿势。

  肉棒轻促而有节奏地抽插着,嫣儿脑里嗡嗡直响,她只觉从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肉棒的每一下运动好像都触动着她身上的每一条神经,弟弟的手指轻轻地搔着她那硬得好像要凝固了的乳头,她好像要飞了起来,她“啊啊”地大声叫了出来,那清脆的嗓音直上云霄,她真的没有过这样全身心的畅快感觉。

  是因为温柔吗?也许是的,这是她被无数次奸淫中最温柔的一次。哦,不,是唯一温柔的一次!没有撕裂般的痛楚,没有搔痒难当的折辱,也没有……没有……总之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因素,全部的感觉,都凝聚在性爱的快乐之中……

  但也许不完全是,也许,被弟弟奸淫的罪恶感……对的,刚才她一发现面前人是亲兄弟后,她的反应是多么的强烈,她很快就泄了身!就像现在一样。

  嫣儿不知道自己已经泄了几次了,她已经累得不行了,但那根好像能找到她快乐基点的肉棒仍然在继续将她推向性欲的高峰,一直向上抛,向上抛……

  “我真的变成一个最淫贱的女人了。”嫣儿脑里突然掠过这一个念头。眼前弟弟正嘴角凝笑,神情诡异莫明,他的双手正轻轻地抚慰着自己发烫的双乳,他的肉棒正在将自己送上极乐的高空。她并不知道,这,其实也是成进最温柔……

  哦,不,是唯一一次温柔的做爱。他第一次并没有试图去伤害他胯下的女人……

  哦,又说错了,他第一次懂得怎么去呵护他疼爱的女人,去让她快乐……

  “我要姐姐!我要让她快乐,最快乐……”成进的脑子里,在这一刻,其实已经容不下任何其它的东西了,除了这一个念头。

  当喷发的溶浆打击着嫣儿的体内时,成进已经全身脱力了……不是体力的问题,是精神的问题,他实在太累了,尤其是在一次尽情的完全发泄之后。他趴在姐姐的身上,沉睡过去……嗯,也许说昏睡过去更确切一些。

  夜,漫长的夜。嫣儿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总之就是一片模模糊糊。

  当成进醒来时,或者说当成进恢复体力时……应该说当成进的理智稳定下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他身下的姐姐仍然睡得正香。

  成进骤觉脸上一片发烧:“在赵老儿面前奸淫姐姐算是无奈,但后来那一次……难道我真的是这么荒淫无耻、不可救药么?”心中戚戚,长叹一声。

  “算了吧,既然不做也做了。我不是下过决心要做一个真正的坏人吗?那就不能对此耿耿于怀,不然太易露出痕迹了!”生生地硬下心来,努力驱使自己对此不当一回事。

  成进轻轻地爬起身来,慢慢穿上自己的衣服。

  熟睡中的姐姐双颊绽红,小嘴微张。她圆滑的双乳、雪白的大腿……她……

  她的胯下一片模糊,这是他的杰作!姐姐的胴体任何时候都是如此的诱人,令人无法自制!成进咬咬牙,拉过被单轻轻盖在姐姐的身上。

  “小进,你要走了?”姐姐醒过来了,看了成进一眼,脸上又是一片赤红。

  成进点了点头:“姐姐你自己小心一点,我……我……我会尽快救你出来的。”

  嫣儿轻叹一声:“反正这么多年也忍下来了,也不争这一天半天的,你更要小心啊,不要急,不用管我!”

  成进道:“我会的,我一定要成功的!姐姐,我要走了。”

  嫣儿嗯了一声,忽问道:“你……你……你会不会常来看我?”

  脸上又是一红。成进心中一紧,沉吟不语,脸色变幻莫测。嫣儿叹道:“唉,你不来也好……”

  成进眼眶一红,转身出房而去,不再回头。

  第廿七章:惊心震魄

  走出姐姐的房门,成进骤感一阵轻松,饶是他已下定决心去抛却是非善恶的观念,早已是一个恶人了,但乱伦的负咎感总是难以卸下。

  穿回那一条长廊,两旁紧闭的房间引发了他阵阵瑕想,内中一个个的悲惨美人又撩动着他的心窍。左旁的房间内传出一串女人的喘气和呻吟声,不知道这个美人儿正在受着什么样的虐待?

  成进皱皱眉头,急步而行,只想快快逃出这在他心里映下阴影的淫窝。此时此刻,并不是去享受这些折辱在赵老贼肉棒下的可怜女人的时候。

  长廊走到尽头,右边便是阿茵的房间,房门半掩着,里面传来一阵嘻笑淫叫声。成进侧头看去,赵昆化正把赤身裸身的阿茵按在地上干着什么……成进笑笑摇了摇头,不去理他们,径自走出后堂,来到大厅上。

  大厅中人声喧哗,吵得要命。一个女人给两条壮汉夹在中间,双腿被大大分开,两根肉棒一前一后地正猛烈着抽插着她两个肉洞。那女人头低垂着,长发覆到脸上,被奸淫之下全身竟是毫无反应。

  听得有人喝道:“这小妞又昏过去啦!弄醒她!”却是吴山泰。

  吴山泰一见成进出来,呵呵大笑站起身来,道:“怎么样?帮主的珍藏不错吧?哈哈哈!你玩了哪一个啦?”

  成进微笑不答,却道:“这么搞法,不怕出人命吗?”

  吴山泰笑道:“也是。这小妞昨天刚刚开苞,就给玩足了一个晚上,我看她顶不住了。”

  转身道:“你们两个完事了就让这小妞休息一下吧,别就这样奸死了。多可惜!”

  成进看清那女人便是江剑婷。问道:“那个什么江大侠呢?”

  吴山泰道:“帮主叫人送他们父子三人下山了,不过他的老婆女儿还得留多一个月,给我们玩个够。哈哈!”说完对成进使个眼色,手掌在颈前一划,做了个杀头的动作。

  成进心下了然,知道这番话是说给两个女人听的,而所谓”送下山“,定是杀人毁尸了。

  成进张头四望,见周纤絮也是赤身裸体,正跪在角落里给吴适吃鸡巴。她遍体鳞伤,一对丰满的乳房沉甸甸垂在胸下,给吴适抓在手里猛揉着,下阴也给一根肉棒插入。只见她全身战抖,面无血色,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威风八面的女侠。

  成进皱眉道:“这女人的肉洞没给木驴干坏吗?还能玩得?”吴山泰笑道:“怎么没坏,她的骚穴里还在流血水呢!只要弟兄们不介意就行啦,反正是她痛又不是我痛。哈哈!”

  成进忽然心中一阵难过,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周纤絮母女跟他非亲非故,并无瓜葛。仅仅是觉得周纤絮的一丝硬气有点像自己的母亲而已,竟顿生亲近之意。

  只听吴适喝道:“含紧点!臭婊子!”一只手抓着周纤絮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胯下,另一只手用力捏着她的乳房。周纤絮被奸淫之余还得受此辱,竟也咬牙忍了下来。她强忍着下阴的扯痛,嘴唇舌头加紧运动,眼角却始终望向女儿的方向。

  奸淫着江剑婷的两个人将她紧紧夹在中间,前面的人托着她的屁股,后面的人却紧握着她的乳房,两人都一味使出蛮劲,一下下直插到底。可怜的女孩一天之前还是处女,现在却已有几十根肉棒光顾过她的两个肉洞了。

  周纤絮见女儿全身乏力地靠在一人身上,很久没有动弹了,心中大是焦急。

  偏生吴适又紧紧地按着她的头,无法看得真切,口中“呜呜”直叫,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吴适喝道:“含好一点!你这贱人生的女儿就是给男人玩的,你还怕会干死她啊?那小婊子死不了的!”

  这句话似曾相识。成进脑中电光一闪,眼前这两个正被奸淫的女人好像已变成他的母亲和姐姐!姐姐已给奸淫了一天,快要死了,可他们还不放过她……成进面色发青,拳头紧握,几乎便要按捺不住了。

  忽听吴山泰道:“怎么样,她们母女俩你还没有上过吧?要不要尝尝鲜?嘿嘿!”

  成进瞪了他一眼,道:“算了吧!”

  吴山泰笑道:“也是也是,刚刚尝过帮主的极品美人,怎么会对这残花败柳感兴趣?哈哈哈……”成进陪着干笑几下。

  插着江剑婷屁眼的那人终于完事了,将那话儿收回裤子里,拍拍江剑婷的屁股,笑道:“这小贱人还真不错……”

  忽然好像脸色一凝,伸手探了一探江剑婷的鼻息,哭丧着脸道:“没气了……”想到是自己干死这女孩的,不知要受到什么重罚,面如土色,双腿微微战抖。

  突然吴适一声惨叫,双手捂着下身在地上打滚。周纤絮又一脚踢倒正站在身后奸淫着她的那人,扑到女儿身边。正奸着江剑婷阴户的那人还没完事,刚听到这女孩已死,正怔在那儿,不知是继续抽插还是停下来的好,便给周纤絮一掌打得直飞出去。

  变故骤起,众人呼啦啦地拔剑围了上来。却见周纤絮抱着女儿的身体放声大哭,众人面面相觑,不见吴山泰的命令,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都眼睁睁望着成进。成进心下恻然,默然不语。

  吴山泰却是奔到儿子身边,连问要不要紧。吴适嘶声道:“那贱人咬我!”

  吴山泰子孙根要紧,仔细察看,松了口气道:“不要紧,入肉不深,养一养会好的。”吩咐人去照顾吴适,转头沉步走向周纤絮。

  周纤絮见他走近,抬起头来,一对血红的凤眼犹如要喷出火来。忽然大吼一声,飞身向吴山泰扑去。

  吴山泰一声冷笑,格开她的手掌,一脚正中她的小腹,将周纤絮踢得飞出丈余。

  周纤絮给折磨了一天,本已筋疲力尽,刚才打飞两人已是她最后的力气,这下受了重重一脚,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已是全身酸软,手足无力了。

  吴山泰冷笑着向她走过来,道:“你这贱人还敢反抗,是不是还没给玩够?嘿嘿!今天就让你的骚穴爽个够!”双手一挥,便有十数名帮众向周纤絮围了过去。

  周纤絮挣扎着后退,忽然厉声大叫,只见她不知如何又生出一股力气,飞身向后撞去。成进心中一阵抽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语音未落,“砰”的一声巨响,周纤絮头颅狠狠撞在大厅的柱子上,身体软倒,血浆直喷,已是香销玉陨了。

  吴山泰“呸”的啐一声:“霉气霉气!”老大没趣,叫人抬了两具尸体去埋了,忙跑去照看儿子。

  成进目睹惨剧,心中有一口闷气堵得难受之极,恨恨地看了这帮人一眼,甩头下山而去。

  “她们比起姐姐,是幸运还是不幸呢?姐姐……姐姐活了下去,但只是活给赵老儿淫玩。那,那还不如……”

  想到这儿,成进狠狠打了自己一记耳光:“怎么可以这样想!姐姐活着我应该高兴的,起码她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怏怏不乐,回到赵府。赵霜灵见他黑着脸,先自心中害怕,依偎到他怀里,小手在他胸前轻轻抚摸着。成进轻抚她的脸,心事重重。忽然瞟了霜灵一眼,抓起她的后领,将她掼到床上,霜灵“哇”的一声哭,成进猛然想起她肚子里已有了自己的骨肉,不由一愕,走近问道:“没事吧?”

  赵霜灵坐起身来,泣声道:“没事……你不看在我的面上,也得看在孩子的面上啊!”红着脸看了成进一眼,自行宽衣解带。

  成进看她的肚子尚未如何隆起,只是体型显得微胖,不及以前苗条之美。哼了一声,脱了衣服躺到床上,霜灵忙趴到他身上,香舌在他全身上下游走,舔得成进很是舒服。

  成进暗想:“灵儿小嘴的功夫看来比她姐姐还要好呢!”想起这是自己调教有效之功,不由略感得意,暗暗笑了一笑,将刚才胸中一股闷气消了大半。

  赵霜灵将他的肉棒含在口里套弄起来。成进看她一丝不苟的样子,心想道:“灵儿如果不是赵老贼的女儿,倒也……倒也可以做我的好老婆。唉!”肉棒在她口里慢慢涨了起来,翻身将霜灵压在身子,肉棒便直捣她的桃花洞。

  霜灵眉头皱了一皱,“啊”的叫了一声。成进感觉她的肉洞里还比较干涩,知道弄痛她了,心下一软,肉棒暂不抽插,俯身轻吻她嘴唇,手掌轻揉她乳房。

  没半晌,霜灵便轻轻哼了起来。

  成进心中打鼓:“唉!我对姐姐都硬得下心,对……对这小贱人为什么却突然硬不起心来?”

  看着霜灵粉红的俏脸在他肉棒抽插之下轻轻摇晃,心中油然涌起一阵怜爱之意。成进叹了一声,暗暗打了自己一记耳光:“真没用!真没用!难道就因为她有了我的儿子吗?”心下却隐隐觉得未免是因为这样。

  “我要做一个彻底的坏人,就不能有什么怜悯之心!”双手猛然握紧霜灵的乳房,肉棒开始猛烈地抽插起来。

  霜灵嘤声阵阵,全身给干得一顿一顿的,颤声道:“别……别这么用力……顾着我的肚子……啊……”

  成进一怔,动作缓了下来,暗叹道:“唉!反正……反正对灵儿好一点反倒是符合我的报仇计划的……”虽是找到借口,心中反而充斥着一团异样的感觉。

  【未完待续】

  字数:7,681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34 贡献 +14 收起 理由
xlalahoo + 34 + 14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VIP每天不到1.5元 买杏币还送VIP】—【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回家1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
百年杏吧杏彩多彩网九天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杏盛娱乐托管式跑分杏耀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Twitter|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1-5-14 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