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玲珑孽缘】【第28-30章】【作者:rking】

https://www.wechatiln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490|回复: 0

[转帖] 【玲珑孽缘】【第28-30章】【作者:rking】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10

424

主题

428

帖子

1247

积分

Level 10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247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21-5-4 22: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廿八章:道高一尺

  成进心事满怀,草草在霜灵身上发泄完了,倒头又睡。

  随后几日,成进连去老屋的心思也没有了,吃饱便睡,心中只是苦苦作战,却就是狠不下心来。偶尔跟霜灵和云儿颠鸾倒凤时也是浑没心思,以往大把大把的花样竟是一样也没用上。霜灵跟云儿奇怪之极,觉得他近日好像温和了许多,只道他将为人父,野性有所收敛,哪里猜得到他的心事?好在也少受了很多罪,自是不敢多问。

  闷了几日,成进无聊之极,这天便走出府去透透气。

  晴空万里,明媚的阳光照得成进暖烘烘的,但他的心里可不是那么回事。成进面色阴沉的四处乱走,不知不觉走到东林。

  “他妈的,我怎么竟婆婆妈妈起来了!难道……难道见了姐姐就真的对我影响这么大吗?那小贱人我以前要她圆便圆,要她扁便扁,现在却居然会心软!他奶奶的!”

  找了一处阴凉处卧下,双手叉着枕在头下,眼睛直望着头上的绿叶成荫,阳光从叶缝中斜射过来,正好在成进胸前映成一个圆圆的光圈。

  成进胡乱想着心事,从前他是如何地心狠手辣,现在却变得优柔寡断起来。

  呆呆地躺着自个儿出神,突然跳了起来,大声叫道:“我是坏人!我是坏人!”

  心里只想强行压下刚刚又萌生出来的一丝仁慈之心,还他暴虐的本色。

  忽听背后轻轻一声冷笑:“你难道以为你是好人?”几块小石头疾飞而来。

  成进不及转身,听得风声疾劲,忙飞身跃起,石头呼呼地从他脚下飞过。

  成进喝道:“谁?!”转身一看,前面几丈处人影一闪,又是几块小石头疾飞而来。成进闪身避过,一路提防,向发石之处慢慢走过去。

  走没几步,前面树后闪出一只手,又是一把石子掷来。成进一声长啸,纵身而起,向那人扑去。那人一听来势不对,飞身便逃。一边逃还一边投击暗器,迫得成进一时难以近身。

  成进认得那人便是阿琪,骂道:“臭婊子想暗算我?”足下更快。阿琪的石子好像用之不尽,一把一把地打来,力度也自不小。成进不敢大意,小心避过。

  不过他轻功本来便不及阿琪,如此一来,更是难以追上。

  成进本来就心中烦闷,这下竟有人惹上门来,更是暴跳如雷。喝道:“臭婊子有种就来大战三百回合!”阿琪在十几丈开外转过头来,道:“你这坏人,我蓉姐姐是不是给你抓去了?”也忌惮成进武功了得,不想跟他近身搏斗。

  成进哈哈大笑,道:“嘿嘿,是又怎么样?她现在每天都翘着屁股等着我去插她的骚穴呢!哈哈!你是不是想去陪她?”阿琪脸上一红,怒斥道:“胡说八道!”又是一把石子打过来。

  成进闪身避过,心想这阿琪的容貌比方漪蓉只好不差,笑道:“她在等你去陪她呢……”话音未落,阿琪忽然飞身扑来,双手齐舞,几十枚石子疾向成进全身上下袭来。

  成进不料她这一扑便迫近数丈,石子距离太近,猝不及防,大惊之下翻身滚在地下,耳听得疾风在耳边擦过,小胫上一痛,已给一枚小石头打中。

  阿琪石子出手,拔剑跃近直刺过来。成进小胫上一阵钻心剧痛,不及察看,忙抽剑跃起迎敌。他腿下移动不便,一拐一拐地勉强应战。肚里暗骂:“你这小子也太不小心了,上次给方漪蓉暗算差点没命,今天居然也犯同样的错误!”忍着疼痛,使出生平绝学,沉着应战。心想这小妞剑法不及方漪蓉,自己只要不顾忌伤痛,尽能打得过。

  阿琪见他招数渐趋厉,脚下移动渐渐如常,暗暗心惊,不敢恋战,挡了几招后转身又逃。成进即使没受伤轻功也不及她,知道追不上,恨恨地大喝一声,眼睁睁看着阿琪的身影渐渐不见。

  成进心情本来已是甚差,给阿琪这一下挑衅,蛮性又生。当下怒冲冲走向大屋,心想:“给你这臭娘们跑了,好,我就去拿你的姐妹出出气!”

  一到大屋,里面却是毫无声息,成进也不理会,向里直奔而进。到了房外,见房门虚掩着,成进一脚踢出,“砰”的一声响,撞开房门,径直而入。

  只见虎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睡眼惺忪,却是从梦中给惊醒。赵霜茹和方漪蓉一丝不挂地给捆成一团,并排吊在空中。

  虎子一见成进,松了一口气,道:“小少爷你吓死我啦!”

  成进“嗯”了一声,走到方漪蓉身边,一手猛揉着她的一只乳房,一手抓起她的头,道:“你的姐妹刚才居然敢暗算我,就拿你来消消气吧。嘿嘿!”

  方漪蓉双手贴着后背给绑在身后,大腿给屈到胸前,从膝盖处绕着几圈绳子绑在身前,身体给捆成一团,在梁上吊了半天,早已是手足麻木。成进的手一上来,便拼命挣扎,骂道:“臭贼!放开我!”

  成进在她凸出来的屁股上狠狠一拍,中指戳在她的菊花口探了一探,便用力插入她的肛门。方漪蓉一声哀号,屁股扭来扭去,但却不能阻止那根手指对她屁眼的挖弄。

  成进道:“这贱人还是不乖吗?”

  虎子苦笑道:“是啊,强得要命。我搞了这么多天还是这个样……对了,小少爷你这几天跑哪去了?可担心死我啦!我刚刚还在想,要是你今天再不来,我明天就得跑去看你了……”

  成进道:“我没事。”姐姐的事也不想说,问道:“这贱人这几天还没爽够吗?”

  虎子道:“嘿嘿,她那天给我们干得骚穴都肿啦,今天才算好一点了。他妈的,她就是不听话!”成进笑道:“肿了你还干?”虎子微笑道:“我跟她说听我话就暂且放过她,可她就是不听啊,所以……嘿嘿!我算温和的啦,只是慢慢地插……”

  成进道:“是吗?”中指在方漪蓉屁眼中挖弄,道:“这儿还是紧得很嘛,夹得我手指都有点痛呢!”

  方漪蓉羞耻地低哼一声,屁眼中不停收缩着,苦于身子难以动弹,只是咬牙自个滴泪,听任他肆意玩弄。

  成进“嘿嘿”一笑,拔出手指,手掌在方漪蓉光溜溜的股丘上用力一拍,方漪蓉一声低呼,吊着的身子轻轻一荡,屁股上留下五个紫红的掌印。

  成进又是一声冷笑,使出连环掌,双手在她屁股上“劈劈啪啪”连续猛击,把方漪蓉的身子打得在空中荡来荡去。

  方漪蓉咬紧牙根,忍受着屁股上火辣辣地刺痛,被奸淫之后还给赤条条地捆作一团吊起来抽打,只感羞耻无地。却听成进一边打还一边骂:“你这小贱人给打得爽不爽啊?他妈的,你们姐妹两个三番两次想暗算我?不叫你尝点苦头,难消我心头之恨!”

  成进越说越是上火,心想:“他妈的,老子这两日老是婆婆妈妈的,我就不信做个坏人有这么麻烦的!对灵儿就算还有一点情份,对这想杀我的臭婊子还多想什么!”掏出肉棒抵到方漪蓉屁股上,双手抓紧她的屁股,用力一拉,耳听得方漪蓉又是一声哀号,肉棒已深深插入她的肛门。

  目标命中,成进更不打话,双手抓着方漪蓉的腰一推一拉,让她荡在空中的身体去迎合自己的肉棒。

  方漪蓉本已给绑得手足麻木,给这么一荡,绳子勒得更紧,屁眼中剧烈的抽痛几乎使她的神经都麻了,强烈的耻辱感使她粉脸涨红,头低垂着,口里喃喃骂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成进冷笑道:“你说对了!”心想我就是要做一个衣冠禽兽。一边推拉着她的身子,一边挺动下身,一下一下都直插到底。

  方漪蓉没几下已是气喘吁吁,不一会双眼翻白,昏死过去。饶是她自幼练武,身体壮健,但这几天以来,被没日没夜地折磨和奸淫,已使她耗尽体力,虚弱不堪了。

  成进大感没趣,双手伸到前面紧捏方漪蓉一对嫩乳,肉棒继续不紧不慢地磨动着。转头看了同样给捆成一团吊在旁边的赵霜茹一眼,见她闭着眼睛在微微喘气,不敢看他辱方漪蓉。成进笑了笑,叫虎子放她下来。

  赵霜茹一脱离束缚,整个人在地上瘫作一团,手足酸麻之极,一时却爬不起身来。成进伸手抓起赵霜茹的头发,将她拉到身前,把从方漪蓉屁眼里抽出来的肉棒塞到她口里。

  赵霜茹勉强撑起身子,她四肢虽然乏力但头部还能自由运动,兼之看出成进这会儿明显火气甚大,更是使用全身气力调整着姿势,小口不敢怠慢,认真地给成进套弄着肉棒。

  成进看着她狼狈地硬摆出下贱的模样,胸中油然荡起一股复仇的快意,而姐姐所受的辱却又在他脑海中浮现。成进心中又是一苦,抓紧赵霜茹的头按在胯下,冷冷说道:“我要撒尿,含紧一点,别弄脏了地上。”

  赵霜茹一愕,随即身子微微一颤,唇上却是丝毫不敢松驰。口里的肉棒退了一大半出去,一股又腥又热的液体直射到喉咙上。赵霜茹嘴唇紧紧含住那龟头,她的口腔渐渐地容纳不下这些液体了,只好听任这些尿液通过食道流进自己的胃里。只见成进还是冷冷地看着她,赵霜茹心中一阵酸痛,两行清泪自脸颊缓缓流下。

  第廿九章:怒欲绳牵

  成进哈哈大笑,火气渐消。看着赵霜茹衔泪将口里腥臭的尿液都咽了下去,拍拍她的脸,道:“嘿嘿,告诉你一件事,你妹子快要给你生个小外甥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生一个啊?哈哈!”

  赵霜茹哪敢吱声,垂头坐在地上,伸手轻轻地拭去嘴角流出来的一点残余尿液。

  成进道:“去杖杖口,顺便把你下面两个骚洞洞洗干净,嘿嘿!”

  虎子笑道:“那恭喜小少爷啦,要做爹了。”

  成进道:“呸,赵老贼的女儿生的!”

  虎子道:“让老贼的女儿替你生儿子,也算是报仇的一种嘛,哈哈哈!”

  成进呵呵一笑,道:“也对。”见赵霜茹已回来垂手站到面前,伸手揉了揉她的乳房,道:“你说好不好?”

  赵霜茹面色雪白,心里怕得要命,却如何敢说个“不”字?嚅嚅嗯了一声。

  成进道:“手放到背后。”

  赵霜茹刚刚被解开不一会儿,一听又要绑,脸色又是一变,讪讪地看了成进一眼,双手乖乖别到背后。成进提过绳子,将她两只上臂贴在一起,绕了十几圈绑紧,将绳子一提,赵霜茹双手上举,肩膀吃痛,身子前俯,一对软绵绵的乳房在身下一顿一顿地。

  成进一只巨掌在她胸前一托,轮番抓着两只乳房揉着,笑道:“茹奴啊,你这对奶子可没蓉茹的那么挺啦,我看得让它们也弄结实一点。”没等赵霜茹弄明白怎么回事,绳子已缠到胸前来了。

  成进将捆手臂的绳子拉到赵霜茹胸前,绕着左乳根部打了个圈,用力一拉。

  只听赵霜茹一声惨叫,绳子勒住她左乳的根部,将乳房的前部勒得鼓涨起来,整只乳房变成一个葫芦状,原本雪白的乳肉给勒得发紫。成进伸手在她乳头上弹了一弹,笑道:“你看,现在你的奶子比蓉奴的还坚挺呢,哈哈!”

  赵霜茹哭道:“好痛啊,饶了我吧……”成进笑了笑:“还有这边呢!”将她右乳也如法炮制,然后把绳子紧紧捆在她身后臂上,将她双臂紧贴后背,又绕过胸前交叉捆实。

  赵霜茹双乳剧痛难忍,头上直冒冷汗,情知再求饶也是没用,这个畜生分明就是有意来折磨自己,当下只好拼命咬牙忍痛。

  成进笑道:“还没完呢!”将赵霜茹推倒到床上,抓起她双腿压到胸前,把她两只脚踝拧到她颈后交叉捆紧。

  赵霜茹身子自腰部被折成二折,变成头枕着自己双脚,屁股向上,阴户和菊穴都朝天敞开。赵霜茹难受之极,但身子越挣扎却越痛,气喘连声,不禁放声大哭起来。

  成进伸手捅一捅她的阴户,喝道:“哭什么哭!想死啊?”但赵霜茹悲从中来,身子难受之极,虽拼命忍着,却还是禁不住抽泣。

  成进不去理她,双手把玩着她那对给勒成圆紫球的乳房。赵霜茹乳房一给触动,更是剧痛攻心,哭得更是响亮。成进骂道:“还鬼叫?欠干?”挺起肉棒便即插入赵霜茹那没遮拦的阴穴:“是不是很想给我生个小孩?嘿嘿!”

  赵霜茹哀号一声,不敢再动弹,听任他的肉棒在自己已经全身酸痛的体内肆虐,口里只是“啊啊”乱叫,阴穴中传来的古怪快感只有熬得她更加难受。

  成进笑咪咪地看着赵霜茹因痛苦而扭曲了的俏脸,一边猛力抽插着她温柔的销魂洞。此时此刻,他真正地沉浸于自己创造出来的暴虐梦境,在赵霜茹面前,他可以抛却一切的伪装和心理的障碍,做一个实实在在的恶人。

  赵霜茹可怜的阴唇在猛烈的磨擦之下略呈潮红,唇肉外翻,并不湿润的阴道给冲击得隐隐作痛。赵霜茹无助地哀号着,成进脸上的狞笑使她明白这一切还未完。

  果然,屁眼上有异物捅进,随即一股清凉的液体由肛门流入直肠,赵霜茹看到成进背后的虎子正笑嘻嘻地将一罐液体通过什么器具倒向自己的屁股。瞬间肚里“咕咕”作响,犹如翻云覆海一般,便意大盛。

  赵霜茹“啊”的一声大叫,突然屁股一紧,虎子将一小块软木塞住了她的肛门。

  赵霜茹粉脸涨得通红,下腹中翻滚的便意直冲脑门,却苦于无法泄出,这下她立时连叫也叫不出声了,张大口,喉中“嗯嗯”作响,轻哼道:“饶……饶了我吧,我顶不住了……”用力收紧括约肌,全神忍住便意,就连乳房上的剧痛、阴户中的肆虐也顾不到了。

  成进只觉她阴户骤然收紧,阴部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将他的肉棒包得十分舒服,笑道:“茹奴,你的骚穴可从来没这么紧过呀,这法儿不错!哈哈!”肉棒加紧抽插着,要趁这难得的时机好好吸尽这骚货最后一丝能量。

  赵霜茹身上已是汗如雨洒,只觉肠中物事立时便要破腔而出,忍耐已到了极点。哀求道:“我……我真的不行了……”

  成进笑了笑,将她身子抱起倾斜,屁股拉离床沿,屁眼向下,将肉棒深深顶入赵霜茹的子宫中,道:“行了。”赵霜茹只觉肛门一松,大便猛泄而出,都拉在虎子早备好马桶之中。

  虎子手捏着鼻子:“好臭!好臭!”移开马桶,笑吟吟地看着赵霜茹,道:“茹奴,你说跟下来要怎么样?”

  赵霜茹情知不免,腹中秽物一去,被捆绑的身子在酸痛得难受,何况还有一根大肉棒在插在阴户之中,当下只好抽泣道:“请……请插茹奴的小屁股……”

  成进“嘿嘿”一声笑,将赵霜茹按回床上,趴在她身子,肉棒又开始在她阴穴中冲撞起来。虎子则站在地上,将肉棒捅入赵霜茹刚刚遭受过一次洗礼的肛门之中。

  赵霜茹全身越来越酸痛,几乎便要麻痹了,两根肉棒更是插得她哀叫连声。

  她双眼空洞地转在一旁,那还捆作一团吊在半空的方漪蓉正偷偷瞥着自己这正饱遭凌虐的玉躯,赵霜茹连番的惨叫声早就把她吵醒了。

  虎子转过身去,笑问道:“蓉奴看得好嫉妒是不是?想少爷的肉棒了吧?嘿嘿!”方漪蓉咬牙转过脸去。

  虎子“嘿嘿”一笑,肉棒又猛抽几下,伸手“啪”的在赵霜茹雪白的股丘上重重打了一记,耳听赵霜茹“啊”的一声,哈哈大笑将肉棒抽出,随手在旁边拿了一根小木棒捅回赵霜茹的肛门,转身走到方漪蓉身后,用力掰开她两片股丘,将肉棒捅入她屁眼中。

  方漪蓉咬牙忍痛,吊了这大半天,全身早已酸软无力,只觉身子已不是自己的,肛门被侵入对这两天的她来说已是十分平常的事。虎子双手伸到她身下,捏紧她双乳,抓着她的身子一下一下地撞向自己。方漪蓉身心疲惫,接近不断的凌辱令她头脑不禁浑浑恶恶,浑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口里轻轻地哼着,眼前渐渐模糊起来。

  虎子肉棒在方漪蓉屁眼中抽插一阵,又转到她阴户中捣弄,每一次奸淫这大美人都令他极为惬意。肉棒在方漪蓉受创的阴户中轻磨猛捅,肆意地享受这女人最隐私地方的每一分一寸。

  到他将精液都灌注在方漪蓉体内的时候,他才发觉,这胯下女孩已经惺眼半闭,神智模糊了。

  虎子“呵呵”一笑,将湿漉漉的肉棒在方漪蓉的乳房上擦拭,转头见成进已从赵霜茹身上下来了,赵霜茹正闭着眼大口大口地喘气,她两片阴唇大开,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里面缓缓流出来,通过会阴部,将她的菊花口弄得稀糊一片。

  成进跟虎子相视一笑,成进道:“你倒舒服了,整天泡在温柔乡,有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任你玩,可别干坏了身子啊,哈哈!”

  虎子笑道:“哪顾得了这么多,整天看着她们那圆鼓鼓的奶子、光溜溜的屁股,谁忍得住?”跟成进细述这两日来如何玩弄方漪蓉的故事。

  “……我可什么方法都用遍了,这臭小娘还是得要命,不是哭就是骂,真没办法。”

  成进一边用手在赵霜茹下身抹了精液涂在她的奶头上,一边笑着说:“还是茹奴乖,是不是?”

  赵霜茹忙道:“我很乖……放开我吧,好难受啊……”

  成进嘿嘿笑道:“我就喜欢看你这副模样,够贱!”赵霜茹无可奈何,只有暗暗啼哭。

  正说话间,忽听外面有敲门声。成进一惊,示意虎子将二女的嘴绑好,走出天井,跃到屋顶,沿屋顶轻步走向外围,虎子跟在他身后。

  敲门之声不绝,只听一个小女孩的叫声:“里面有人吗?”成进示意虎子噤声,两人走到大门屋顶上,却不见门外之人,料想她站在屋檐下,看不到。

  虎子轻声道:“怎么办?”忽然发觉成进身上一丝不挂,不禁轻声笑了出来。

  成进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笑,你不也一样?”肚里却也不禁好笑。

  下面那声音又道:“有人吗?我家小姐路过贵府,想讨碗水喝……三小姐,这里好像没人住呀!”另一个女声道:“那就算了吧,反正也快到家了。青儿莲儿,走吧。”

  成进心中一凛,低声说道:“是赵老贼的三女儿霜瑶。”虎子喜道:“那正好……”成进摇手道:“她们不进去就别动手,有的是机会。赵老贼这当儿正多事,这丫头要是在这一带失踪,难保他们不寻来……”

  虎子正点头间,却听下面又道:“反正没人住,进去又有什么关系……”成进眉头一皱。

  第三十章:狼穴羔羊

  却说赵霜瑶携二婢扣门不应,那叫青儿的小丫头道:“没人住的空屋正好歇脚,不用去跟人罗里罗嗦的。”径自推门而入。

  大门并未闩上,青儿拉了霜瑶的手,莲儿跟在后面,进了旧屋。但见屋里桌椅齐备,略有微尘,青儿莲儿稍加拭抹,主仆三人坐下稍息。

  片刻,霜瑶道:“这屋子有点怪里怪气的,咱们周围瞧瞧。”

  三人穿过厅门,进入了后堂。后面一个偌大的天井,中央一缸莲花。时值盛夏,缸上荷花荷叶倒也长了几枝,淡淡芬香扑鼻。两旁的屋门均是半掩,探之无人。赵霜瑶等三人不作停留,又入一进。

  刚刚进入最后面的一个天井,左侧一间房内隐约有呻吟声。霜瑶三人相视一瞥,轻步走近。

  甫近门口,顿时呆了,只见里面两名一丝不挂的女子,都给捆作一团,一个给吊在半空,一个给丢在床上。

  霜瑶急道:“糟了,我们进贼窝了,快走!”

  三人转过身来,举步便欲逃。只听屋顶一声冷声,跃下两个赤条条的男人,挡在面前。霜瑶三人一声惊呼,她们何尝见过裸体的男人?急忙闭上眼睛。

  成进和虎子相视一笑,如老鹰捉小鸡一般,将三个女孩提入房中。

  霜瑶知道不妙,叫道:“放开我!放开我!不然我爹……”乍睁开眼时,眼前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惊道:“成大哥,你……”

  青儿、莲儿闻言,都张眼看着成进,惊骇之极。

  成进笑咪咪道:“是我,嘿嘿!”

  霜瑶方寸大乱,一时难以理清这情状。面前床上的女人正拼命挣扎着,“是……是大姐吗?”

  一看清霜茹的脸,更是吓得粉脸雪白:“为什么……为什么?成大哥……你……”

  那边虎子已将青儿莲儿捆作一团丢在墙角,转到霜瑶面前,轻挑她的下颚,见霜瑶长得一副鹅蛋脸,水灵灵的双脸上长长的眼睫毛,圆滑的鼻梁下樱红色的娇唇,端的是一名清纯亮丽的俏公主。

  虎子笑道:“三小姐长得好漂亮……”

  霜瑶奋力别过头去:“你们这帮混蛋,放开我!你们把我大姐怎么了?放开她啊……”

  成进笑道:“你大姐吗?她很过瘾啊!是不是?茹奴。”

  赵霜茹口里绑着布带,“咿咿呀呀”地也不知在叫着什么。

  赵霜瑶突然挣脱成进的控制,扑到霜茹的身边,忙不妥地为她解绳子。成进也不阻止,笑笑的坐到床上,看着霜瑶一边哭着一边将霜茹脚上的绳子解下来。

  成进一把扯开霜茹口里的布条,笑道:“爽够了吗?”

  霜茹低声道:“茹奴爽够了……”一见到妹妹给抓进来,等待霜瑶的将是什么结局,她十分清楚。但还是求道:“瑶儿还小,少爷放过她吧,我……茹奴愿意代她做任何事……”

  霜瑶哭道:“大姐!你……”

  一向骄傲的大姐居然连茹奴都说出口,霜瑶心里实在转不过弯来:“你们……你们到底对我大姐做了什么?”

  虎子嘿嘿笑道:“她是我们最最下贱的奴隶茹奴,专供少爷操的。哈哈!”

  赵霜瑶情知不假,扑在姐姐怀里,一边哭着一边给她解开剩下的绳子:“不是的,你们胡说,不是的……”

  虎子一把拎起她的后领,道:“嘿嘿,什么是不是的!从现在起你就是瑶奴了,知道了吗?把衣服脱了!”用力将她掼在床上,反手一拍,在方漪蓉屁股上重重打了一记:“不听话的可就有苦头吃了。”

  赵霜茹挣扎着爬起来,扯着虎子的衣角:“饶了瑶儿吧……”她给捆成那个怪姿势也已有一两个时辰了,全身酸痛得要命,乳上犹在隐隐作痛。

  虎子反手打了她一个耳光:“吵什么吵!”一手捏住她一只乳房,一手挥拳便朝她小腹上打去。赵霜茹一声惨叫,双手未及捂上痛处,第二拳又再击下。

  霜瑶眼见姐姐受殴,猛的扑到霜茹身上,求道:“别打我姐姐……”

  虎子冷笑道:“我的奴隶,我喜欢怎么打就怎么打!”摔开霜瑶,又打了一拳。

  赵霜茹身体本已十分虚弱,这两拳直打得她眼冒金星,头低垂着,口里只是痛苦地呻吟着。

  虎子重重地又是一记耳光,喝道:“别装死!”斜眼见霜瑶正挣扎着爬起身来,口里还不停地叫着:“别打!别打!”

  虎子嘿嘿一笑,忽然大喝一声:“脱衣服!”

  霜瑶吓了一跳,见虎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里怕得要命。但她一个黄花闺女,要她当众脱衣服,却又难堪之极。

  霜瑶涨红着脸,一张粉面梨花带雨,不敢正视虎子,眼睛却怯惺惺地望向成进,轻声道:“成大哥……”这位二姐夫此刻倒好似成了希望的所在。

  成进对这一切却似乎视而不见,只管坐在那儿玩弄着方漪蓉的乳房。听见霜瑶叫她,双手握着方漪蓉双乳突然猛力一捏,耳听方漪蓉连声惨叫,呵呵笑道:“他不是说过了吗,不听话有苦头吃的。脱!”

  虎子也是呵呵一笑:“还不脱是不是?”挥拳又往赵霜茹肚皮上打去。只听一声闷响,赵霜茹口吐白沫,喉里哼了一声,胸口不停起伏,显然痛苦之极。

  霜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叫道:“不要打,我脱,我脱!”伸手轻轻解开腰带。

  虎子哈哈一笑,将赵霜茹推回到床上,道:“通通脱光!”坐到床上,将赵霜茹一条雪白的大腿拉到自己腿上,轻轻抚弄着。赵霜茹全身疼痛之极,只是捂着肚子轻轻扭动着。

  赵霜瑶一边哭着一边脱衣服,见成进和虎子一直笑吟吟地地看着她,不由面红过耳。上身脱光后双手忙护着胸前,曲腿坐在床上。

  虎子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一只手指扣入赵霜茹的阴户,道:“全部脱光之后爬过来。”

  霜瑶无奈,只得慢慢除下裤子,却剩下亵裤实在羞于脱掉,慢慢爬到虎子身边。

  虎子一把耳光过去,喝道:“叫你脱光!听不懂吗?把屁股露出来!”

  赵霜瑶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正淫笑着盯住自己身子,眼光忙荡了开去,咬一咬牙,慢慢脱下亵裤。

  虎子嘿嘿一笑,一把将她拉到怀里。霜瑶满面通红,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双腿紧并,身子被虎子从她姐姐身上拖过,上身被他抱在怀里,屁股刚好挂在姐姐的小腹上。赵霜茹双手捂在那儿正自痛楚,给妹妹的屁股一压,又是一声呻吟,吓得霜瑶不敢稍动。

  虎子喝道:“手放开!”不等霜瑶反应过来,一双淫爪已直插到她胸前,将她两只娇嫩的乳房抓在手里。

  霜瑶无可奈何,双手只得离开胸前,放在两旁,左手放到霜茹的胸前,右手放到霜茹大腿上。她手掌一触及姐姐的肌肤,一阵急剧的耻辱感油然而生,手掌嗖地弹起,顿时手足无措。

  虎子玩着这小美人儿的一对嫩乳,赞道:“嘿嘿,这瑶奴的年纪不大,这对奶子也不很小嘛,刚刚好就手。喂,你手拿开干什么?就放那儿!对了,抓紧茹奴的奶子,哈哈!”

  霜瑶无奈,将手摸到姐姐的乳房上,心里委屈之极,又羞又怕,泣声不绝。

  虎子哈哈大笑:“怎么样,你姐姐的奶子滑不滑?嫩不嫩?好不好摸呀?哈哈!你奶奶的,这小妞再过两年,这对奶子不会比她姐姐小。”双手用力揉搓着霜瑶的乳房,一边低下头去轻轻吻她的面颊。

  霜瑶一对馒头大的乳房虽没她姐姐这么丰满,但胜在坚挺嫩滑。她处女的乳房在一双淫爪的肆虐下不断地变形,强烈的耻辱感笼罩着全身,使她手足无措,放在姐姐乳房上的手不敢乱动,但靠在姐姐大腿上的手却是难以安份,紧握着拳头不住地发抖。

  骤然间下体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却是成进正笑嘻嘻地坐在旁边,手掌正在她的阴阜上摸索着。霜瑶哀叹一声,紧紧合上的双腿给分了开来,一根手指扣进了她的阴门。

  强烈触电感令到霜瑶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偏生那虎子还拈着她的乳头不停打圈,阴部的手指也越发放肆,旋转着在她的阴户里抠挖,霜瑶只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冲击着脑门,不禁轻轻哼了起来。

  成进哈哈大笑:“小美人儿爽了吧?这么嫩的处女穴可不多见啊……”双手掰开她两片阴唇,俯下头去仔细观察。

  粉红色的阴道口渐渐潮红起来,淡黑色的阴毛稀疏地覆盖在阴阜上,紧窄的小肉洞里面已然湿滑无比了。

  “不要……别……别……”处女的羞处被这样近距离的注视着,霜瑶无助地哀求着,莫明但强烈的快感令她浑不知身处何地。身下的赵霜茹又呻吟起来,身子轻轻地颤抖着,霜瑶又羞又急,豆大的泪珠沿着她美丽的脸庞滚滚而下。

  忽然右手被成进一带,手指所触处温暖湿润,那是姐姐的阴户。却听成进笑道:“手指插进去,让你姐姐也舒服舒服。”

  【未完待续】

  字数:8,169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40 贡献 +16 收起 理由
xlalahoo + 40 + 16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VIP每天不到1.5元 买杏币还送VIP】—【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回家1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
百年杏吧杏彩多彩网九天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杏盛娱乐托管式跑分杏耀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Twitter|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1-5-14 06:00